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恋爱二三事
恋爱二三事
公司顶楼,凌琦和何顺英每天用午餐的地点。

  「琦,你最近的心情好象很好喔!」

  今天的太阳躲在厚厚的云层之中,所以何顺英将野餐垫垫在比平常还要外侧的地方,风凉凉地吹拂在她们的脸上,看见凌琦春风满面的笑容,何顺英羡慕地问她。

  「呃……怎么这么问?」

  「一定是因为你交了男朋友的关系吧!女人哪,一旦被甜蜜的恋情包围住的时候,就会像你这个样子,时时刻刻都在微笑,好象全天下的幸福都在你身边似地。」何顺英想起妹妹最近总是无端地微笑,每天出门都要求自己打扮得非常完美,可想而知,她也恋爱了。

  「嗯……应该吧!」

  凌琦幸福地微笑着,她那微弯的眉眼和唇角,教人光是看着她的脸也能感受到她的幸福。

  虽然她对自己和那小鬼头的未来并不怎么看好,不过,他可是个百分百的好情人呢!

  只要他研究所的事一忙完,他都会到公司等她下班,然后两人一起去吃晚餐,饭后或许去看场电影、去逛逛街,或者单纯去散散步,就像一般的恋人会做的事一般。

  随着见面次数的增加,凌琦对陈庭威的排斥也渐渐地降低,曾经,她很讨厌他耍赖皮和过分霸道的样子,但相处久了之后,她也慢慢看到陈庭威比较不为人知的一面。

  他的家境算是挺富裕的,不过,他却没有一般富家子弟那种奢华的个性,当省则省、该花就花,金钱观念和自己很相像。

  他的外表看起来像是个花花公子,不过,自从跟她在一起之后,就连走在街上也不曾偷眼瞧过别的女人,只是全心全意地对她好。

  凌琦很满意陈庭威的这一点,每次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她都感觉自己像是个小公主似地,拥有他全部的注意力,这是以前和小良在一起的时候,从没有过的感觉。

  「琦,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啊?你男朋友看起来很……年轻呢!」何顺英背负着办公室一干女眷的托付,想经由她这边,问出有关凌琦男朋友的各种资料。

  唉!办公室里就是这样,根本藏不住任何秘密。

  「是不是家燕她们叫你问的?」

  今天早上凌琦一走进茶水间的时候,就看到她们几个一哄而散,留下满脸不知所措的何顺英站在原地,那个时候她就知道了,这几个爱八卦的八婆们,又勉强小英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了。

  「呃……其实,我也很想知道……」

  何顺英怯怯地看着凌琦,生怕她一个不高兴,又要生她的气了。

  「小英,我可以跟你讲,但是你不准跟她们讲喔!」凌琦事先警告了何顺英。

  「她们几个都很爱乱嚼舌根,会将别人的事传得天花乱坠,所以我不喜欢和她们混得太熟,免得到时候一些比较秘密的事,被传得全公司都知道。」「嗯!我知道,我不会说的。」何顺英乖顺地点着头。

  「他是我大哥的学生,有一回跟我大哥去吃饭的时候在路上碰巧遇到,所以就……所以我们就认识了。」所以就被他缠上了才是真的。

  当然这一段不是很方便讲出来,凌琦对何顺英还是有些许的保留,没有将她和陈庭威认识的经过全部说出来。

  「他还是学生啊?难怪看起来挺年轻的。」

  「嗯!他刚满二十岁而已。」

  「啊?才二十岁啊?!真是令人吃惊!」

  「嗯!一点都看不出来对不对?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还以为他起码有二十三、四岁呢!没想到他今年才二十岁。」「琦,你今年……」

  「我?我已经二十五岁了。」

  「你不会在意他的年纪比你小吗?」何顺英问完之后才后知后觉地说:「啊!

  你不介意……不介意我问这个问题吧?」

  「我当然会担心年龄的差距啊!不过,要是因为这种小事就错过一个很适合自己的人,那不就太可惜了吗?」这个问题时常在凌琦的心中反复地出现,尤其是当她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她更是烦躁的要命。现在对别人陈述的时候,她还可以用比较理性的态度来讲述,但是,当她面对陈庭威的时候,她就无法这么理性了。

  「说的也是,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只要两个人高兴就好,别人管不着那么多的。」「对啊!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可万一我们决定继续走下去,那结婚就是两个家庭的事了呢!」她和陈庭威交往的事,还没让大哥知道呢!还有她爸妈以及对方的爸妈,这个消息想必对他们来说,是个很大的冲击吧!

  差了五岁的女大男小恋啊……

  「琦,别想那么多啦!船到桥头自然直,你先好好跟他谈恋爱罗!要是你们真的注定属于彼此,不管再多的艰难,你们都可以一一克服的。」何顺英递上餐后的阿萨姆红茶给凌琦。「我支持你,要加油喔!」「嗯!谢谢。」凌琦接过红茶,轻轻地啜饮了一口。「哇!好好喝喔!小英,这是什么茶啊?为什么这么好喝、这么顺口?」「这是小英为你特制的,祝你这段恋情长长久久的爽口阿萨姆红茶。」「哈哈……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话了?」「都是你教得好啊!我才不像以前刚进公司时那么害羞,我一直好感谢你的!」何顺英真诚地说。

  凌琦是她进公司以来,碰到最好的朋友了,琦的个性是那种有话就直说的人,她有错的时候凌琦会严格纠正她,她做得好的时候,琦也不吝惜称赞她,跟公司里其它为了维持表面的平和,不惜装笑脸但却在背后说你坏话的同事们很不一样。

  「小英,你别那样说啦!我才要感谢你咧!你每天都做这么好吃的午餐与我分享,我谢你都来不及咧!」将手中吃得精光的便当盒交还给何顺英,凌琦拍拍自己饱胀的肚腹,每天中午用餐时间,是她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光。

  「你爱吃就好,我想,我也只有这个优点而已了……」何顺英低声喃喃自语着。

  「小英,千万别小看自己了,人的潜力是需要被激发的,总有一天你会发现自己更多的优点,也会碰到一个看得到你优点的男人。」「嗯!谢谢你的鼓励。琦,能够认识你真好。」「你别这么说啦!我会骄傲的。」凌琦起身帮忙何顺英收拾餐具。「走吧!

  我们回办公室休息一下,储存一些下午工作的精力吧!」※※※※※※※※临近下班时间,凌琦接到陈庭威的电话。

  「琦琦,今天晚上……」

  「庭威,今天晚上我们不要出去了好不好?我好累喔!今天公司里好忙好忙,我想回家休息。」因为上星期有一张出货的单子产品的价格打错,却一直没有人发现,就连副理都在上头签名了,结果随货送到客户那边之后,今天下午被退了回来。

  上头好象非常生气,大概副理被狠狠地修理了一顿吧!所以,午休时间过后,副理铁青着脸叫凌琦和何顺英到他办公室里去,大发雷霆地开骂了她们一番,然后限她们今天将事情处理完毕。

  这件额外多出来的工作,再加上原本就排好今天要出货的货单,搞得凌琦和何顺英一个头两个大,较平常还要劳累两倍有余。

  「琦琦,我们今天不去约会吗?可是我好想你喔!我现在已经在你公司楼下了。」陈庭威语带撒娇地哀求着,「你要是真的很累的话,那我们回你家去,我做饭给你吃好不好?」「你会做饭吗?哇,真是稀奇啊!好,那就给你一个机会大展身手。」凌琦瞥了瞥墙上的时钟,再望了望手边公事的进度。「庭威,我工作可能还要半个钟头才能完成,你要一直在楼下等我啊?」「那我趁这个时间先到超市去买些东西好了,等会儿你忙完了之后,再打电话给我,这样就不会浪费时间了。」陈庭威瞧见距离一条街外就有一家超市,于是开始盘算起今晚的菜单。

  「好,那就这样,待会儿要离开公司的时候我再打电话给你。Bye- bye。」「Bye。」

  挂上电话之后,凌琦将注意力转回桌上的出货单上。

  「真是对不起,凌小姐,都是因为我的错误,才会害你被牵连进来,害你被副理骂、又害你必须晚下班。」「小英,这件事不全是你的错,那份出货单我们都过目且盖过章了,是我们没有仔细再检查一遍,所以,你就别再自责了,OK?」「对不起……害你连约会时间都减少了……」何顺英不断自责着,都是因为她的疏忽,才会打错出货单上的金额,要不是那位老客户为人诚实,将错误金额的货单退回的话,那些短少的金额可能连她五年的薪水都不够偿还。

  「小英,现在情况都已经这样了,你就别再自责,况且我和副理也都有错,反正上头骂也骂过了,我们现在最要紧的事就是把正确的货单打好,还有把今天该做的事做完,你不要想那么多了,快点把手边的工作做完,我们就可以下班了。」眼见同事们一个个离开,偌大的办公室里,就只剩她和何顺英两个人而已了。

  凌琦安抚好何顺英的情绪之后,两人尽快地将剩下的工作正确又迅速地完成,才收拾桌面下班回家。

  ※※※※※※※※

  提着两大袋食材,陈庭威跟在凌琦的后头,一前一后地进入凌琦的公寓。

  「庭威,东西就无放那儿吧!我先去换一下衣服。」「好,东西先放下。琦琦,我好渴,有没有东西喝?」「冰箱里有果汁和啤酒,要喝什么你自己去拿。」凌琦脱掉高跟鞋,进房间里去脱下束缚了一整天的套装。

  陈庭威翻出两罐啤酒,打开其中一罐咕噜咕噜地喝了起来,夏天就是适合这样大口喝着啤酒的季节啊!

  换好衣服之后,凌琦走到餐桌旁翻看着购物袋里的东西。「你到底买了些什么东西啊?怎么都这么大袋?」「就一些今晚大餐要用的食材罗!琦琦,厨房里的东西都可以用吧?你等着看我大显身手,煮一桌好菜给你吃。」「喔!可以啊!随你用。但是我先说明喔,我不常下厨,所以厨房里可能没什么东西可以派上用场喔!」「琦琦,为什么只有一把水果刀而已?你这里没有菜刀吗?」陈庭威看了看厨房四周,接着发现一些该有的调味料,比方说盐巴、味精、酱油……等东西,她这里也都没有。

  「盐巴、酱油也都没有吗?那我怎么调味啊?」「ㄟ……因为我不会做菜啊!要那些东西干嘛?」凌琦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自己是个女孩子家,不会做菜好象是件挺丢脸的事。

  「那白米你这儿想必也没有罗!」

  「对啊!我几乎都在外面吃,或者买便当回家吃。」陈庭威走出厨房后有点失望地对凌琦说:「看来今天晚上,我们的大餐得要再等一下子才能开动啦!」「那还缺些什么?我现在出去买就是了。」

  外头转角就有一间便利商店,要买简便的调味品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来,琦琦,你在这里坐好,东西我出去买就好了,你今天不是很累了吗?

  坐这儿休息一会儿。」

  「那……钥匙给你,待会儿自己开门进来。」凌琦翻出口袋里的钥匙,交给陈庭威。

  「哇,这副钥匙是要给我的吗?以后我就可以自由进出你家了?!」陈庭威拿到钥匙之后开心地问她。

  「笨蛋!这钥匙当然只是暂时借给你用的而已,等会儿你东西买回来就要还我,知道吗?」凌琦推着陈庭威走出去。「快点去买啦!我肚子饿死了。」「遵命,我的小公主。」陈庭威嘻皮笑脸地拿着钥匙下楼。

  凌琦被他的用语给逗笑了,关上大门之后,她走到餐桌旁翻看着袋子里刚刚买回来的东西。

  袋子里装着玉米条、排骨、高丽菜、青椒……等等食材,凌琦充满了期待,等会儿庭威到底可以做出多丰盛的菜色呢?

  翻着翻着,凌琦突然看见袋子底下有一包很突兀的东西,橘红色的包装,她拿起来一看,赫然发现是一盒保险套。

  「这小子,原来是有阴谋的啊!」

  凌琦顿时窘红了脸,看到这东西的同时,她也想起那一天在醉醺醺的夜里,和他曾经有过的一场激情。

  就在这时候,陈庭威开门走了进来。

  「琦琦,东西我买回来了,要是很饿的话,你先过来吃这些饼干,等我的大餐做完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你先吃这个垫垫肚子吧!」「呃……喔!好。」凌琦慌忙地将那包东西丢回袋子底下去,想要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但是她却止不住自己脸上的红晕。

  「你怎么啦?脸怎么红成这个样子?」

  陈庭威一走进来,就看到凌琦那扭捏不自在的样子,他放下手中的提袋,露出关心的神色并轻轻拥住她。

  「没什么啦!可能是太累了的关系……你快点去做饭啦!我肚子真的很饿了。」凌琦怎么好意思跟陈庭威开口说自己是因为看到了保险套,所以脸才会这么红的呢?

  「那你再等我一下下,晚餐马上就做好。」

  「喔!」

  坐在客厅无聊地转着电视看,凌琦的眼光不由自主地又飘向餐桌上的那个袋子上。

  讨厌……她到底在期待什么啊?

  一丝微妙的悸动突然窜过凌琦的身子,令她打了个寒颤,那天曾经有过的销魂感受,好象在她体内点燃了星火一样。

  「庭威,你慢慢煮,我先回房去洗个澡。」

  凌琦一溜烟地逃回自个儿房里去,要是她继续待在客厅里,一定会继续胡思乱想的,取好换洗衣物后凌琦躲进浴室里去。

  就让冰凉的水,将她脑海里不该有的念头一股脑儿地全冲刷干净吧!

  半小时之后,陈庭威打理好一切,将晚餐的菜色全端到餐桌上之后,却迟迟不见凌琦出现。

  本以为凌琦洗个澡应该很快就会出来,陈庭威敲敲她的卧室门,却没有听到回应。

  「琦琦,你洗好了吗?」陈庭威打开房门,在门边呼唤着她。

  这是隔了这么久之后,陈庭威第二次进来凌琦的卧室。

  看到这熟悉的屋内摆设,陈庭威不由自主地想起上一回在她房间里与凌琦发生过的一番云雨。

  「琦琦,你还没洗好吗?那我也要洗。」

  陈庭威将身体贴靠在浴室门上,因为回想起上一回和凌琦共有过的激情,他的身体已经起了不该有的反应。

  没想到凌琦并没有锁上浴室的门,陈庭威大手轻轻一旋转,浴室的门把就应声而开了。

  里头正在冲澡的凌琦因为水声哗啦哗啦地,并没有听到刚刚陈庭威的那句问话,直到他人都闯进来了,她还没发现自己已经春光外泄。

  「琦琦,我也要跟你一起洗……澡……」

  当浴室门关上的那一刻,凌琦这才发现闯入者已经逼近在自己身后。

  「啊?!你怎么跑进来了?庭威,你快出去啦!」凌琦用双手抱住自己上方傲挺的胸脯,赶紧旋身背对着陈庭威,莲蓬头的水还不断地往下流着,洒在她白皙诱人的身体之上。

  「谁叫你把客人丢在客厅,一个人跑进来洗澡?天气这么热,我也想冲个凉……你不介意我们一起洗吧?」「讨厌,你快点出去啦!我已经洗好了,你真的要洗的话,外面还有一间浴室,你去外面一个人慢慢洗啦!」「琦琦,我要跟你一起洗嘛!」

  陈庭威慢慢地靠近凌琦赤裸的身子,伸出猿手一把抱住了她,衣物都还完整地穿在身上的陈庭威,很快地就被上方流下的水给濡湿了全身。

  「不要啦……」

  「要!」

  「不要嘛!」

  凌琦扭动着身子,背部娇柔的肌肤因摩擦到陈庭威身上的衣物而微微泛红了起来。

  「人家要嘛!」。

  陈庭威略为使力地揽住了凌琦的腰际,任凭她怎么挣扎都脱不出他的怀抱。

  「庭威,你快放开我啦!你的饭菜不是做好了吗?你再闹下去,等会儿饭菜就要凉掉了啦!」「饭菜凉掉我们再热过就好了嘛!琦琦,人家现在才刚热起来耶!来……你摸摸看就知道了……」陈庭威将凌琦的手拉到自己已然灼热的硬挺之上,要她也感受一下自己为她而起的热情证据。

  「啊……庭威!」凌琦气恼地嗔了他一声。

  虽然隔着长裤触摸他,凌琦还是感受到陈庭威下体的热力,她害羞地别过脸去,不肯正眼看他。「庭威,你……你今天说要到我家来,就是打这个坏心眼对不对?」「琦琦,人家好想你嘛!」陈庭威将怀里的她转了个位置,两人这下变成面对面的姿势了。「谁叫你每次约会完都不准我送你回来……我想要你想得快疯掉了呢!」陈庭威吻住凌琦那欲语还休的嫣红唇瓣,厚实的大掌已经迫不及待地在她滑腻的身躯上揉搓着。

  「啊……」

  「琦琦,你的身体真的好美……皮肤又白又细又光滑的,教人一触摸就停不下来了……」「你不要看啦!」

  凌琦羞怯地想要伸出手阻挡陈庭威在她身上不断移动的大手,但在欲望的催使下,她无力的手掌软趴趴地覆在他的手臂上,一点力都使不出来。

  「真的好美……教人忍不住想要咬你一口……」陈庭威俯下身去舔弄她那两只如水晶般细滑的乳房,温热的唇舌攫取了其中一颗战栗不已的花蕾,经过刺激,凌琦的红蕾立即挺立了起来,像一颗成熟的果实般,等待陈庭威的采撷。

  「不行……我们……」

  凌琦还在进行着无谓的抵抗,但她雪白的身子已经因为情欲的触发而发热变红了。

  「为什么不行?嗯?我们又不是第一次做了……」陈庭威那灼烫的唇,由凌琦的双乳开始,点燃了一连串的火焰,然后慢慢滑向了她性感的锁骨间,流连啄吻着她细致的肌肤,接着在颈项间逗留了好一阵子之后,再慢慢上移到她粉嫩的脸颊上。

  「在吃晚餐之前,先赐给我这小小的甜点吧!我亲爱的小公主。」陈庭威吻住凌琦的红唇。

  唔……她的唇真软、舌头真滑,味道真香哪……陈庭威给了她一个绵长炽热的深吻,两人在最后极度缺氧的痛苦之下才分开那交缠在一起的唇瓣。

  「琦琦,你现在也想要我了吧?你这儿好湿了……」陈庭威那探索的大手不知什么时候已下移到凌琦的双腿间,试探着她胯间的湿度,另一只手捧起她羞赧涨红的小脸,魅惑地在她耳边悄声说着令人害羞不已的情话。

  「没有……我才没有……」

  凌琦慌乱地一直摇着头,浑身的肌肤都敏感地承受着陈庭威唇舌的舔弄,看到她如此可爱的模样,陈庭威邪邪地一笑,将她的身体压靠在浴室的墙上,在哗啦哗啦的水流底下,柔柔地吻着她,要求她的回应。

  「好嘛……给我嘛……」

  他的鼻尖抵着她的,两人灼热的气息瞬间交融在一起,陈庭威关上莲蓬头,温柔地舔舐着她脸上的水滴,凌琦受不住他充满挑情意味的逗弄,发出了嘤嘤的呻吟声。

  「噢……」

  浑身发烫着,凌琦双腿无力地靠在墙上,慢慢滑坐了下去,陈庭威在跟着她坐下之前,乘机脱去了自己湿透了的上衣和长裤。

  「琦琦,吻我。」

  陈庭威赖皮地要求着,仅着一条内裤的他,闭上眼将脸凑到凌琦的面前,那嘟起的嘴,就停在凌琦眼前五公分处。

  凌琦微喘着气,羞红着脸看着陈庭威。

  其实她自己也有那个意思吧!从刚刚看到他买回来的那盒保险套开始,她就隐约知道今天晚上会发生这种事了。

  要是真的不愿意的话,她早就把他给赶出去了不是吗?

  闭上眼,凌琦轻轻地往前一倾,主动地吻上陈庭威性感的唇。

  她将身体紧紧地靠向他,并伸出双手环住他的背脊,陈庭威那堵年轻结实的壮硕胸膛,给她好安全好安全的感觉呢!

  「很好,就是这样……」为了让彼此更加地贴近,陈庭威又提出了一个更令凌琦害羞的要求。「琦琦,帮我脱掉内裤。」「你……哈哈哈哈……」

  顺着他要求的眼光,凌琦朝他的下体一望,看到他因勃起硬挺而撑起的内裤时,凌琦笑了出来。

  「敢笑我?还不都是你害的。」陈庭威有点儿恼,捉住她的手就往自己下身那鼓起的地方贴上去。

  「谁叫你那么容易被撩拨!」凌琦止住笑意,因为看到他脸上难受的表情,所以她大发慈悲地替他揉搓了起来。

  「呃喔……喔……好舒服啊……」陈庭威呻吟了起来,张开双腿舒服地享受着凌琦的服务。

  从没想过自己竟然会主动碰触男人的那里,凌琦大胆地尝试了之后,发觉自己真的能带给他快乐,于是她大着胆子,伸出另一只小手,将陈庭威的内裤慢慢扯了下来。

  看着他火烫硕大的硬挺,凌琦的眼眸闪过震惊,混杂着羞涩的光芒。

  陈庭威得意地再度捉住她的小手握住自己的勃起。「琦琦,像刚刚那样抚摸它。」他将内裤自大腿边扯下,两人终于赤裸裸地袒裎相见。

  凌琦用两只手圈住它,生涩而轻柔地上下套弄着陈庭威那根硬挺巨柱,而为了奖赏她的努力,陈庭威也将手探进了凌琦那布满芳林的双腿间。

  拨开下方柔嫩的蕊瓣,陈庭威顺着谷间分泌出蜜汁的润滑,伸出一指进入凌琦湿热的穴内,他一会儿窜进,一会儿滑出,在她紧窒的穴内掀起今晚第一波激情的浪潮。

  「啊……」

  这下子换凌琦舒服地逸出呻吟了,她感觉到他手指伸入她炽热的内部,狂野地搔弄着她敏感的内部肌理,惹得她体内窜过一阵阵痉挛。

  「琦琦,这样舒服吗?」

  陈庭威俯下身子亲吻着她白嫩的耳垂,并朝她耳朵呼着热气,看到她喘着气的可爱脸庞,他忍不住再度吻上她的唇。

  「唔嗯……」

  凌琦抱住他的腰,不顾一切地缠住他的唇,难耐燥热渴望的身体不断蠕动着,两腿自然地夹紧了陈庭威的腰身。

  「琦琦,可以了吗?我要进去了……」

  陈庭威托起下身硬胀的巨龙,迫不及待地来到了凌琦湿热的入口处。

  「庭威,不要啦……不要在这里啦!」

  这里可是浴室耶!地板又湿又硬的,在这里做一定很不舒服啦!她明天还得去公司上班耶!她可不想腰酸背痛地坐办公桌。

  「为什么?」

  「在这里做不……不舒服啦!」

  凌琦伸出手挡住下体处,试图阻止陈庭威现在进入,但是,却被陈庭威一把给拨开。

  「不行,我等不及了……琦琦,要是你不喜欢在浴室里做的话,等一下我们回房里再补做一次不就得了?现在……我要进去了。」将她的双腿掰得更开,陈庭威微一挺腰,将自己热胀的肉刃使劲地挤入凌琦紧窒的小穴中。

  「呜……讨厌,人家说了不要在……这里的嘛……」「嘘!琦琦乖,我会让你很舒服的。」陈庭威将她的两腿扛在肩上,再捧起她的臀部,用力地将肉刃挺进凌琦的深处。

  「呃啊……啊……」

  「怎么样?琦琦,舒不舒服啊?嗯?」

  一开始在她体内缓慢抽送的硬挺,慢慢地加快了冲刺的速度,陈庭威不忘在凌琦的耳边轻吐着爱语。「琦琦,我好喜欢你啊……」感觉到他热烫的粗硬挺进自己的最深处,凌琦闷闷地呻吟了起来,「庭威……我也……也喜欢你……」承受不住他愈来愈强而有力的冲刺,凌琦的娇吟也愈加地急促起来,两人交接处传来阵阵不可思议的酥麻感,让凌琦有攀升仙境的错觉。

  听到凌琦对他松口说出喜欢之意,陈庭威兴奋地更加速了自己腰臀的摆动,在凌琦的体内猛烈地进出着,因为听到她不断娇滴滴的呻吟声,使他得到男人最想要的鼓励。

  凌琦的体内因摩擦不断而急遽的收缩着,产生了强烈的抽搐,绞得陈庭威舒服地像上了天堂一般。

  陈庭威不断持续着他快速的抽插速度,反复且深入浅出地贯穿着她甜蜜勾人的紧穴,随着他卖力且强劲的抽动,凌琦不自禁地喊出娇嗔浪吟,与他一同坠入那终极疯狂的喜悦之中——情事过后,陈庭威体贴地替凌琦清洗着欢爱过后的身体,顺着沐浴乳的润滑,他又重新爱抚了凌琦的身体一遍,并不断称赞着她娇嫩的肌肤。

  「琦琦,你真的好美喔……」

  凌琦全身无力地躺在陈庭威的怀中,刚刚与他的一番云雨,已经将她全身的体力皆耗尽了,再加上上了一天的班,她疲倦地直想快点躺在自己软绵绵的床上去。

  「庭威,我想睡觉了……」

  「想睡觉了?可是我们晚餐还没吃耶!」

  「唔……不吃了啦!我要睡觉了……」

  冲掉彼此身上的泡沫之后,陈庭威将凌琦抱出浴室,走到餐桌旁边,他将赤裸裸的她放在桌面上。

  「晚餐不吃怎么可以呢?你刚刚不是直喊着肚子饿的吗?我煮了这么多菜,你不给我捧场一下啊?」「庭威,我不吃了啦!我要睡觉……你抱人家回房间去,让人家先睡一下嘛!

  我好困喔……」

  凌琦像个小孩子似地赖在陈庭威的身上,不肯放开他,刚刚的那一场贴身激战,把她的力气都消耗光了!

  「琦琦,你真的不吃吗?这一桌菜是我特地煮给你吃的耶!」陈庭威望着桌上他引以为傲的佳肴,却不得佳人青睐,自信心稍微受到了打击。

  「等人家睡饱了再吃嘛!不管啦!我要睡觉……庭威,你快点抱人家回房里去啦!」每回当她很想睡觉的时候,不管什么事也赶不跑凌琦身上的瞌睡虫,就算是饿着肚子也一样,总之就是先让她睡饱,一切都好谈。

  「好好好,琦琦,那你就先回床上好好睡一觉,等会儿这些菜留下来做今晚的消夜好了。」陈庭威无奈地抱她回到卧室里,轻柔地将她放在弹簧床上。

  他们的确是该好好休息一番,毕竟刚刚用掉不少的体力呢!陈庭威心疼地抚摸着凌琦的脸颊,责怪自己真是累坏她了。

  两人睡得昏昏沉沉之际,凌琦房内的电话响了起来。

  凌琦翻了个身,将头紧紧地缩到陈庭威的胸膛里去,这恼人的不知名噪音,真是吵死人了啦!

  陈庭威顺手接起电话,还在睡梦中的他也没想那么多,对着话筒沙哑地说了声:「喂?」电话那头的凌云微微一愣,还以为自己拨错了电话,他小妹的家怎么会是一个男人接的电话呢?

  「不好意思,我打错了。」凌云道完歉迅速地挂上电话。

  他重新查了小妹的电话,再一次拨打出去。

  当然这一次电话还是陈庭威接的。

  「喂,到底是谁啊?你是打来恶作剧的吗?」

  陈庭威有点火大,睡得正香甜的,被电话声给吵醒,真的很令人气恼耶!

  「你是谁?」

  凌云这回非常确定自己没有拨错电话号码,也就是说,他小妹的屋子里藏了个男人,而且还是个电话礼仪不怎么好的男人。

  更奇怪的是,他怎么觉得这男人的声音这么熟悉呢?好象是他认识的人的声音。

  「你又是谁?干嘛打电话到别人家来问我是谁啊?」陈庭威被电话中男人的质问声给气醒了,当他一睁开眼睛,就发现这儿不是他的房间,而凌琦则卷着被子在他身旁呼呼地熟睡着。

  「啊!糟糕了……」他接的是凌琦房间里的电话。「真是对不起啊!你要找凌琦是吗?请问你是……」陈庭威脑子迅速转了几下,脸色霎时铁青了起来。这个男人的声音好象有点熟悉耶!该不会是凌教授吧?!

  「是的,请问她在吗?」那头的凌云,也拚命在脑海里搜寻着对方的声音。

  「咳咳……请你等一下,我去叫她。」

  陈庭威胡乱地咳了几声,想用低于平常的声音回应电话那头的凌教授,此刻他额头正狂冒着汗,要是被凌教授知道他现在正躺在他小妹的床上的话,他一定会死得很惨的。

  「琦琦,快醒过来,是凌教授打来的。」

  捂住话筒,陈庭威试图喊醒凌琦,推了她好几下之后,凌琦才万分不甘愿地睁开眼睛。「喂?谁啦?」「凌琦,你屋子里那个男人是谁?」凌云冷着声音问她。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了,这么晚了居然还有男人逗留在她的住处,而且两人的声音听起来就像刚睡醒的样子,教他怎么不怀疑呢?

  况且,那个男人的声音,像极了他一个学生……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听到凌云的声音,凌琦整个人吓得跳了起来。

  大哥只有在很生气很生气的时候,才会连名带姓地喊她的名字啊!回身望了陈庭威一眼,她慌乱地叫出声。「啊!糟糕,完蛋了啦!」她交男朋友的事,根本就没跟家人报备过,现在被大哥捉包,虽然没有被他捉奸在床,但是,也足以形成紧急家庭事件耶!万一大哥打电话告诉爸爸、妈妈的话,她就没有平静日子可过了……「哥,你说什么?什么男人?」凌琦选择了最难令人信服的借口。「我屋子里哪有什么男人?」「凌琦,你还装蒜?刚刚那个接电话的男人到底是谁?」凌云气急败坏地吼着。「你不要以为你长大了,就可以在外面胡作非为,再不诚实招来的话,我马上打电话回去跟爸爸和妈妈说这件事。」「哥,你别这样啦!他……他是我男朋友啦!」凌琦赶紧求饶地要求他别跟老爸老妈告状。「对不起啦!我不是故意要瞒你们的……」「你男朋友?他叫什么名字?从事什么行业的?你们交往多久了?为什么交男朋友了还不跟我们说?」凌云那一连串的疑问句,轰得凌琦感觉满天星星在她的眼前飞舞,就快要招架不住了。

  「哥——你就饶了我吧!下次我再介绍他给你们认识,好不好?」没睡饱加上突然间被吵醒,又临时遭到大哥如此凌厉的责骂,凌琦的头真的痛了起来。

  「不行,你现在就给我说清楚,不然大哥马上到你公寓那儿去一趟,有什么不能开口的,我们当面谈清楚。」「别别……大哥,现在都已经这么晚了,你不要专程跑过来啦!」凌琦万分为难地看着陈庭威,到底该不该现在跟大哥讲她跟陈庭威交往的事呢?大哥会不会对他们交往的事,持反对意见呢?

  「那你说是不说?」

  对于这个小妹,凌云一向是疼惜万分的,他绝没想到她竟然会将这么大的事瞒着他。

  「哥……」凌琦还在两难之际,话筒却被陈庭威给抢了过去。

  「琦琦,我来跟凌教授说吧!」

  陈庭威不忍心看到凌琦满脸为难的表情,于是他接过话筒,准备对凌教授坦白,好汉做事好汉当嘛!况且他是真心想跟琦琦交往,坦白说出来没什么好见不得人的。

  「嗨!教授,是我。」陈庭威下定决心,将一切全盘托出。

  「你是?」凌云还没完全认出这个熟悉的不得了的声音。

  「教授,是我啊!陈庭威。」

  「原来是你!小子,这么晚了还待在我小妹那里做什么?」凌云恍然大悟终于认出陈庭威的声音。

  「这下糟糕了啦!你干嘛胡乱接人家房里的电话啊?等一下大哥一定会跑到我这里来,看你这下该怎么办?」凌琦用薄被将自己赤裸的身子紧紧包住,曲着身子将头埋在双膝中,万分懊恼地说着。

  早知道她就不贪睡了,刚刚那通电话响起的时候,她赶快醒来接就好了嘛!

  如果是她接的话,就不会被大哥给捉包了……

  哇!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啦?电话里大哥的声音听起来好生气的样子耶!连一向疼爱她的大哥都生气了的话,那爸爸、妈妈一定会更生气的啦!

  「呜……这次真的完蛋了啦!」

  「来就来罗!我们就把全部的事详细地告诉他,让他知道我们现在正在谈恋爱啊!有何不可呢?」「你还敢说咧!把全部的事详细地告诉他,那我半夜跑到PUB里鬼混,还有我喝醉酒被你欺负那一段,你也敢详详细细地告诉我大哥啊?」「ㄟ……琦琦,那我们就跳过那一段,直接跟凌教授说我们在交往啊!这样好不好?」陈庭威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直接把他们认识的经过,讲给凌教授听啊!

  他又不是皮太痒,欠扁哩!

  他掀开薄被,将赤裸的凌琦抱在怀中。

  「琦琦,你是真心想跟我交往的吧?」

  刚刚做爱的时候,他可是亲耳听到凌琦说她喜欢他喔!她应该不会只是跟他玩玩的吧!

  「我是……啊!可是,我担心他们会反对……」凌琦任由陈庭威将自己紧紧揽在怀中,同时她也伸出双手环抱住他宽阔的背脊。

  「为什么?难道是我看起来很不好、很不值得信任吗?」陈庭威闷闷地问。

  「你为什么会觉得你的家人会不喜欢我?」

  「庭威,你年纪太小,我们之间……差了五岁。」凌琦仰起小脸望向陈庭威帅气的脸庞。「差了五岁耶!」想当初她在挣扎自己到底该不该接受他的时候,也为了这一点而犹豫了很久,女大男小恋在现在当然不算什么,但是她和庭威差了五岁耶!

  正值男人最成熟阶段的他,却配上风华逐渐老去的她,那该是多么令人悲伤的讽刺啊!

  还有,爸爸、妈妈都是比较老派的人,以他们的观念来看的话,他们会接受她交这样一个男朋友吗?

  唉!可想而知这真是前途多难的一段恋情哪!

  「可是,我不介意啊!差了五岁又怎么样?我还是一样疯狂地喜欢着你,你不也一样吗?年龄对我们来说,不该是问题的。」陈庭威如下誓言般地吻着凌琦的唇,「我相信,我们会长长久久地相爱下去的。」「嗯!」希望如此啊!

  两人相接的唇瓣,辗转地互吐着爱意,直到又擦出火花之后,凌琦才不得不喊停。

  「庭威,我们不能再继续吻下去了啦!我想大哥应该快到这里了,快起来穿衣服吧!」凌琦推开陈庭威的胸膛,提醒他等一下即将面对的事实。

  「唉!美好的时光总是很快就过去了,难怪古人会说春宵一刻值千金哪!抱着你的时间真是太美好了,所以才会如此短暂。」陈庭威在她的额上印下轻轻的一吻,起身寻找他的衣服。

  「你少贫嘴了,今天晚上你还要不够啊?我都被你折腾死了呢!」凌琦自衣柜里拿出新的家居服,边穿衣服边抱怨着,但她的语气却是极其甜蜜的。

  「啊!糟了,琦琦,我没有衣服可以穿耶!怎么办?」陈庭威在浴室里将自己湿透了的上衣、长裤和内裤全拎了出来,没想到晚上还会有人来拜访,他的衣服都湿掉了耶!

  这下该怎么办才好?!

  「啊!完了完了,我这里不知道有没有你穿得下的衣裤?快,庭威,你快把湿衣服丢到烘衣机里去,希望大哥晚一点才到,我们得争取时间把你的衣裤给烘干才行。」两人手忙脚乱地为今晚的激情做着事后的补救工作,连肚子饿得咕噜咕噜叫这件事都给忘了。

  「你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凌云果然还是在午夜赶到了凌琦的公寓。

  陈庭威和凌琦端坐在沙发上,彼此连眼神都不敢互相交会一下。

  「哥……我们……」

  凌琦不知该怎么开口解释才好,交男朋友这件事她没有事先跟家人报备,的确是她的疏忽没错,但是,大哥这样把他们当嫌犯看待的逼问方式,未免也太不尊重她了吧!

  凌云来回轮流地打量着小妹和自己的学生。

  看看那小子身上那件极不合身的T恤,好象是他以前忘了拿回去留在小妹这儿的睡衣嘛!怎么这会儿居然套在他的身上呢?

  他的心念一转,这样的景况再加上刚刚他打电话来时的情况,凌云聪明地猜出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如胶似漆了。

  「小子,你今年才几岁而已,做出这种事,你确定自己有能力可以对我妹妹负责到底吗?」凌云盯着陈庭威,表情很严肃地问他。

  「哥,你别再说了啦!」凌琦羞红了脸望向凌云。

  她知道大哥一定看出她和庭威已经跨越男女间最后那条界限,所以他才会这样问的。

  天啊!真是有够丢脸的,这种事居然被大哥看穿了……虽然彼此都是成年人了,但是这种事被平常如此疼爱她的大哥知道,对凌琦来说还是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我可以。教授,我是真的很喜欢琦琦,也非常认真地跟她交往,我相信琦琦对我的感觉也是一样的。」反倒是陈庭威还维持着平常该有的水准,和凌云对答如流。

  专注地与陈庭威互相对视了好一会儿,凌云这才开口问凌琦,「妹,你也是认真的吗?这小子是我的学生,他的年纪可是小了你好大一截喔!你确定你对他是认真的吗?」「哥,什么差好大一截?我和庭威才差五岁而已啦!」一提到年纪这种敏感的问题,凌琦不得不替自己和陈庭威说明一下。既然已经选择跟他在一起,这种话题以后一定会常常碰到,她得快点适应才行。

  「好,如果你们对彼此都有信心的话,大哥当然不会反对你们交往,只不过……」「只不过什么?」

  陈庭威原本以为他和琦琦已经轻松地过关了,没想到凌教授还另外有但书。

  「只不过,老爸、老妈那边,你们还得继续加油啦!」凌云笑笑地对陈庭威说:「小子,看来你要辛苦一点了,我爸、我妈是传统老一派的人,对你们这种新新人类的爱情观,可能很难接受喔!」「哥……」凌琦想到爸爸妈妈那一关,眉头随即皱了起来。「你记得在爸妈的面前,替庭威美言几句嘛!庭威是你的学生,你也要负一点道义责任才行的。」「呃,是吗?当初我可是有警告过这小子,叫他不准打你的主意耶!谁知道他还是对你出手了?」「啊!是没错啦!教授的确有警告过我,不过,琦琦太可爱了嘛!所以我才忍不住……」说着说着陈庭威转向凌琦,看着她泛着焦虑的可爱脸庞,忍不住地想要吻她的脸颊。

  「咳!忍不住想怎样?」

  凌云干咳了一声,成功地阻止两个年轻人在自己的面前上演激情戏。

  「哥,不管啦!你要在爸妈面前帮人家的忙啦!」凌琦习惯性地向大哥撒着娇,大哥一向最疼她的,不可能真的那么狠,见死不救的。

  「好啦!真是的,还没嫁出去的女孩子家,现在胳臂就已经向外弯了啊?哥会帮你的啦!你急什么,又不是明天就要嫁了。」看看时间已经很晚了,凌云起身准备离开。「明天还要上班,妹,你早点睡吧!小子,跟我一起走?」「呃……我……我想……」陈庭威支支吾吾地,既不点头也不摇头。

  他的衣物还在烘干机里面转着,还没完全干呢!他总不能穿着这样跟凌教授一起离开吧!

  「哥,已经这么晚了,你赶快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去学校不是吗?」做主人的,这种尴尬的时候就是她出马的时刻啦!将凌云送到门口,凌琦微笑地「希望」大哥尽量快点离开。

  「你们两个,小心节制一点啊!我可不希望看到我的小外甥在这么没保障的情况下蹦出来喔!」凌云警告地望了陈庭威一眼。

  真想不到他的优秀门生,会变成他的妹婿呢!这世上想不到的事情真的是太多、太多了啊!

  「Yes,Sir,我会小心的。」

  陈庭威笑笑地回望,却是一脸真心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