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老婆如何从一个单纯女人变成淫欲十足的荡妇】(27)【作者:wddy22gf】
【老婆如何从一个单纯女人变成淫欲十足的荡妇】(27)【作者:wddy22gf】
字数:65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十七)

  影片里男女激情挑起了我和文文的性骚动,我的手也悄悄地伸进了文文的内裤,用手指在阴户划了几下以后就直接插进了她的阴道,老婆现在很容易发骚,电视录像里剧情才刚刚开始进入正题,她的阴道就充满了淫水好润滑。

  这时那个男人把自己的裤子全脱了,一支阴棒在镜头里闪了一下,都没看清楚就没了,他背面对着我们在给女人脱裤子,不一会女人全身赤裸能看到黑乎乎的阴毛,男人就趴在了女人身上。

  因为这也是二级片,只看到他的屁股在动,在一起一落大力地抽插,比上次的片子露的幅度大一些。

  文文又说话了:「你都借了些什么片子啊,这种事情都放出来,我不看了。」我急忙说:「不要嘛!这跟上次也差不多,接着看吧。」老婆其实也就说说而已,她的眼睛一直在盯着画面,两只大腿根部夹住我的手在轻轻搓揉。

  我脱掉自己和文文的内裤,拉着她的一只手放在我那已经勃起的大屌上,又伸手去插她的骚屄。随着那对男女快乐地达到顶峰,镜头转回到城里,那男人带着女人在商店买衣服,在餐馆吃饭,两人卿卿我我十分快乐!俨然一对小夫妻的样子。

  镜头转到女人家里,特写了一下卧室里女人和丈夫的结婚照,丈夫很年轻长得十分帅气,比眼前这男人帅多了。那男人来到结婚照前看着对方,似乎在想着什么,照片里的男人一脸笑容在幸福地看着他们。

  只见那少妇走过来在她和丈夫的结婚照前抱着她的情夫说:「亲爱的,别看了,我们来吧!」两人就走到床边脱衣服,少妇因为长期得不到男人的操弄,那天在河边终于找到了朝思暮想的男人抽插时的快感,淫心泛滥一发而不可收了。
  她快速地帮男人宽衣解带只留下一只内裤,可以看到里面的阴茎支起了帐篷,然后自己转过身背对镜头脱了全身衣服一丝不挂,这次看到了女人修长的身体和标准的三围,皮肤白嫩细腻。男人体型健壮,可惜还是看不到她们两人的正面,只是女人脱衣时露了一下大奶。

  文文以为她们马上要转身,抽出一只手蒙住我的眼睛,自己也转过脸偎在我的脖颈里,说道:「这两人真不要脸,羞死人了!不要看!」

  我抽出搂着文文的那只手拿开她捂我眼睛的手同时把她的身子扳回去,对她说:「没事,你想看他都不会给你看哦!快看快看两人搞上了!」这时那男人已经脱去内裤趴在女人身上抽插,镜头始终躲躲闪闪,看得似是而非。

  搞了一会镜头又拉到结婚照上,丈夫正在看着老婆跟别的男人性交,还笑呢!娇喘的呻吟声在耳边响起,还听到一阵阵「啪啪啪」的声音。文文突然不平地说:「这女的真不要脸,让她老公看着她偷人,就不能在别的房间搞啊!」

  我接口说:「就是,哪儿不都可以搞嘛!」我搂着老婆的那只手在玩弄着她的奶头,另一只手继续扣她的骚逼,这时她屄里的淫水已经很多,开始流了出来。我又反过来说:「小骚货,你把她老公的照片当真人啊?再说只要他愿意,老婆在他当面被人操也没多大事啊!」

  老婆听我这样说回过头来瞪大眼睛看着我:「……」欲言又止,不知是不是想反问我:你可以看着我跟别人搞吗?……也或是突然想起自己跟王兴偷情的事。
  文文靠在我的肩头继续观看,自言自语地说:「不过这女人也怪可怜的,老公一年回不来两次,也不能全怪她!」我趁机说:「你这样想就对了,女人也有性需要!老公不搞跟别人搞一下也没什么关系嘛!……」

  剧情来到了过春节,少妇的老公回来了,她们手牵着手逛大街,逛公园,在床上抱在一起如胶似漆翻来覆去,一晚上做了几次爱,操得那女人大声叫唤:「啊……啊……老公,我想死你了……啊……好老公,你怎么一直不回来呀……啊……啊……你让我想得好苦啊!……啊……啊……」

  老公说:「老婆,让你受苦了,我也想你啊,可是没办法……」接着又一边操一边说:「老婆,这大半年家里没发生什么持殊情况吧?」少妇说:「哦……我一个人在家……啊……能有什么情况发生啊!……哦……我爱你……老公!……啊……老公快操……啊……好舒服……啊……啊……」

  老公听老婆这样说越操越有劲儿,他哪里知道老婆在家耐不住寂寞早就跟别的男人操屄了,天天都快活着呢!不过他那年轻老婆性欲很旺,虽然被别的男人操了,但对丈夫回家操屄时的快乐一点影响也没有。

  我换成两根手指在文文的骚屄里时快时慢地抽插,她的骚水也越来越多。剧情里到了老公又要和老婆依依惜别,少妇流着泪不愿丈夫离开,十分地伤情。一别又将半年,让人情何以堪?

  文文看着看着进入了角色,她的手抓紧我在大屌,生怕我走了一般,另一只手拿起来揉眼睛,估计是眼睛湿润了。

  她叹了口气说:「这女的看上去还是很爱她老公的,不象是装出来的样子,她跟那同事可能是逢场作戏。」我适时做着老婆的工作说道:「我也是这样认为的,这女人真正爱的还是她丈夫,你看那依依惜别时的真情流露,真是伤心!」
  接着又对文文说:「你说那女的跟同事是逢场作戏也不全对,她们在一起做爱那种快活也是真的。」

  我说「应该这样理解:那少妇真正爱的是她的老公,她也是真心喜欢跟同事偷情,她是把情与性分开了,跟同事偷情是她生理的需要,是人的本能,所以从人性的角度看,丈夫长期不能给她慰藉,她跟别的男人搞一搞也很正常,只有这样她才会快乐!」

  文文「嗯」了一声没敢多发表意见,转头亲了我一下:「你是天下最好的老公!……」

  镜头又转回到少妇的家里,丈夫走后她又跟情人经常搞在一起,就象一对恩爱夫妻,女人容光焕发非常的骚,在卧室、客厅沙发、洗手间到处都留下了操屄做爱的影子,有一次少妇在厨房做饭男人就扒在她后面操弄。

  文文说:「嗨,你看他们也象狗一样!」她也被剧中的激情所感染,在我的二根手指插弄下,身体开始扭动,呼吸也有点急促。

  我进一步诱导老婆,小声对她说:「小骚货,你也发骚了吧?你看人家多么懂得享受,老公不在家也知道快活!」

  接着又说「其实现在女人偷人的事多得很,做起来很简单什么地方都可以搞,只要是自己喜欢的男人,自己的身体需要,女人就随意跟男人作爱,寻找快乐寻找剌激!她们之间并没有真感情,但照样搞得很快活,没什么大不了的。」
  老婆又哼了一声说:「你的思想倒是很开放!也许吧!……」

  剧情再一次来到房间的床上,风骚少妇在微笑的老公面前跟情人极尽缠绵,先是给男人口交,男人也舔弄女人的阴户,然后换着各种姿势操屄做爱。

  我的手指加紧在文文的阴道里抽插,变换着方法插一会,旋转几下,还用力地扣挖,搞得老婆欲火焚身开始呻吟,我一手捏着她的奶一手更快地插弄旋转,正在这时影片中的男女大声叫唤达到高潮!

  文文受到很大剌激也在这时大声「哦」了一下,大量淫水泄了出来,转身紧紧地抱着我在我脸上乱亲达到高潮!影片已到最后时段,定格在老公笑容满面的结婚照上,画外传来了大声地叫床和「啪啪啪」的声音,由近而远……

  那天晚上,文文高潮以后休息了一会就开始给我口交,直弄得我欲仙欲死,这次一直搞到精液在她的嘴里喷射!然后她又要趴在我的身上闹腾,直到阴茎再度挺起来狠狠地操了她一次才过瘾。老婆在我的诱导下开始更加对性交感兴趣,释放着自己的欲望。

  一个星期以后的晚上,文文在床上对我说元月15号她可能要去地级市一趟,我问她是不是出差,她说不是又支支唔唔地说也可能不去了。我鼓励她说:「想同学了吧?想去就去呗!」

  老婆搂着我轻声地说:「不是!……是……是……是王兴结婚,他邀请同学们参加婚礼也打电话给我了,我不知是去还是不去,你给我决定吧!」

  我听文文这样说心里由惊讶转而高兴,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她除了在我们恋爱期间王兴追她不成,她把王写给她的一叠情书和照片交给了我,简单地说了一下她们之间没发生什么事情。

  从那之后因为我心里一直有个疑问有个阴影,还因为文文上学前就被我搞了已经不是处女,心想她如果在学校乱搞谁也看不出来,我不知道她跟王兴到底有没有发生性关系,所以心里一直纠结!

  结婚前在我的一再追问下,她又简单说了一下跟王兴的交往过程,还有就是最近在我把她操迷糊了乱说了一些情况以外,她从来在我面前都闭口不提王兴的事。今天晚上是怎么啦?竟然心平气和地跟自己的老公说起情人!

  我很惊讶但更多的是高兴,我想这与近来对她的开导分不开,说明起得了重大成果!老婆今天的举动是她在如何面对待亲情、爱情、偷情的一个重大转折!是如何对待情与性的一个新起点!

  文文在等着我的表态,我思考了一会很诚恳地对她说:「宝贝,你能心平气和地对我说起这事我很高兴,决定权主要在你自己,我只能给你提下建议。」老婆偎在我怀里伸手抓住我的大屌小声说:「你说!我听你的。」

  我接着说:「你们本来就是同学关系,按理说应该去,其它同学可能也这样想。但是王兴以前追求过你,就怕你自己心里过不去会产生尴尬,如果你觉得没什么就去吧!」老婆「嗯」了一声,我感觉她心里想去,至于她的心思也捉摸不透。

  我特地只说王兴以前追求过她没提她们偷情的事,实际上是提醒她在那种场合看到自己的情人跟别的女人秀恩爱心理上要做好充分准备,要能承受住感情的冲击。

  接着我又给她出主意:「要不你这样,提前两天去地级市,先不要去王兴家,跟你的女同学玩玩,看看情况和心情再定,心情好就和大伙们一起去参加一下婚礼。」老婆笑了搂着我亲了一下:「嗯,这样也好,还是老公想得周到,他们十八号结婚,我十五六号过去。」

  原来她早就计划好了,跟我的思路不谋而合,早一点去可以在情人新婚之夜前夕两只野鸳鸯先温存温存,再次释放一下相恋多年的情怀!

  我亲了亲文文说:「就这样定了!」然后就叫她脱衣服,她很快脱光全身衣服等着我。我想着老婆又将去跟情人偷欢快活,自己先快活一下再说。

  伸手摸到老婆的骚屄,那里已经淫水充沛,可能她已经在想着如何在王兴新婚前夜跟他交欢快乐的情景了,最好是新婚当天,她要让王兴带着自己的体香去拥抱新娘。

  我翻身爬上文文赤裸的身子,她连忙张开两腿扶住大屌对准阴门,我腰部用力一挺大屌就「哧溜」一下钻进她的阴道。

  因为两人心情都有一种特别的激动,所以动作相当生猛,老婆也大幅度地挺动着下身配合我的抽插,使阴茎插得更深更猛,嘴里还不停地呻吟:「哦……哦……好老公……快插……哦……插死你的小骚逼……哦……骚屄太骚了……哦……快……哦……」

  她已经很兴奋很迷糊,我就说:「是的,你的骚屄真骚,我一个大屌插得不过瘾了,快去找王兴操吧!让他把全部的精液射进你的骚屄,让他没力气操新娘!」
  老婆也气喘吁吁地说:「哦……好!……我听老公的……哦……哦……让他尽情地操我!……哦……」在如此激情之下只接连操了十几分钟,我和老婆都「啊!哦哦!」着达到高潮!

  文文越来越骚让我兴奋不已,十六号在她出发之前,我特地把她抱到床上温存了一回,我想让老婆带着我的精液去和王兴幽会,让王兴也尝尝我和老婆混合淫液的滋味。

  晚上六点左右老婆打电话回来,说已经顺利到达住在某某路某宾馆,我一听大感意外,那不是老婆第一次跟王兴偷情的宾馆吗?如果正是刘姐当班多不好意思啊!反过来想想老婆和王兴并不知道刘姐偷看了她们一晚上的性表演,是不会影响她们在宾馆偷欢的。

  我问文文:「为什么在那里住啊?」文文说:「这里距离他家比较近,跟女同学家更近,方便。」老婆能够在这个时间打电话给我,看来心里已经对我很放心了,断定我不会查她房了,可以放心地跟王兴操屄快活了。

  我一双关打趣地说:「小骚货,祝你愉快!晚上可别玩得太辛苦哦!」她意识到我话中有话兴奋地「呸」了一声,会心地笑了起来!……我心想她真的会挑地方,在那里能勾起两人第一次偷情的愉悦,重温旧梦真好!……

  文文是十九号傍晚回家的,脸上的神情喜气扬扬,参加了王兴的婚礼也沾了一些喜气回来,确切地说是沾了腥回来。我猜想老婆这回一定是心满意足了,在王兴用肉棒喂新娘子骚屄之前把她的屄屄先喂饱了。

  老婆一回来我就想操她,但正是吃饭时间只好等到吃饭之后再说了。刚吃完饭我就拉着老婆去房间,关上门悄悄地对她说:「老婆,我想你了!」就把她往床上搡,老婆一把推开我指指外面说:「阿姨还在呢,孩子还没睡,别这么猴急!」
  我拉着她的手摸到我的裆部说道:「小骚货,它已经等不急了!」裤裆里的阴茎已经硬了。老婆抽回手掩着自己的脸窃笑,那表情真是撩人,另一只手指点着我的额头小声说:「真是个大色鬼,等了几天还等不了这一会儿,现在真不行!」
  文文说的也是,从大前天她走以后不是一直在等吗?分明是有意等着她被王兴操过瘾了再回来的。现在上床确实不合时宜,等就等一会吧。

  一个小时以后,文文看阿姨把厨房的事收拾好就让她回家了,自己哄孩子睡下回来对我说:「你先上床我洗个澡就来!」我一听急了,拉住她说:「洗什么澡啊!快来!我想死你了!」其实我不是等不了洗澡时间,而是怕她洗澡后身上就不骚了!

  老婆看我这样就让步说:「好好好,我不洗好了吧!」但狡黠地一语双关地说:「我刚从外地回来身上可脏哦!你不嫌我身子脏啊!」

  我无言以对,文文现在也学会跟我调情了,时儿不明不暗地说些怪话,让你慢慢参悟其中意思,她是在剌激我的神经,考验着我的承受力吧。

  她说身上脏不知指的是路上风尘还是指王兴把她身子搞脏了,好象是暗指后者。其实如果是后者那就正合我意,我喜欢的就是她被别人操过以后身上那种骚样以及那种骚味儿。

  前两天我又借了一盘录像带,不是二级片也不是太黄的片子,介于二者之间,老婆没回来我就看了一遍,是里面男女在镜头下全身暴露的那种,但有故事情节,这种片子可以让观者产生联想,这对文文第二步的诱导工作应该起到很好作用。
  我将片子放进机器准备好今晚让文文开开眼,我把老婆推倒在床扑到她的身上吻她,这几天一直让王兴享受我要补回来。我一边舌吻一边伸手进入她衣内捏她的大奶,后来想伸手进她的下身因冬天穿衣较多很不方便。

  文文说:「别乱摸了!我们上床吧!」……我起身后老婆就开始脱衣服,上身的棉衣和下身的外衣都脱了,上面保留着厚实的绒衣下面穿着长内裤,我叫她把长内裤也脱了只剩下小内内上床去,我也快速脱掉外套,把下面衣裤全脱光裸着下身上去。

  我一手搂着文文的肩膀,一手又伸进她的内衣摸捏乳房,她笑着说:「看你那样子没有女人还不能活了!」我哼着一句流行歌曲:「没有你我怎么活!」嘴就吻上了她的脸,手一直捏弄的奶头在慢慢变硬,老婆已经开启了兴奋的按钮。
  我在文文耳边小声问她:「这几天你都在干嘛呢?」老婆说:「去的当天住在宾馆没出去,第二天跟女同学逛街,第三天参加婚礼,今天回家!没啦!」老婆的四句话把几天的情况都说完了。

  我故意结结巴巴地问:「这几天……你……你和王兴……在一起……好吗?……」老婆娇羞地笑着打了我一下说:「没有!……他每次来,就是坐坐说说话就走了!……」我用手在她胳肢窝哈痒痒:「小骚货,什么没有啊,每次来都真的没有吗?」

  老婆扭着身子咯咯地叫着:「哎呀!就没有,什么都没有……」老婆还是原来的老婆,她清醒的时候是什么都不会说的,别想从她嘴里套出跟其他男人的事来。今天因为上了床,能笑嘻嘻地谈王兴已经很不错了。

  我拿起床头柜上的摇控器对文文说:「亲爱的,我又借了一部好看的录像,我们一起来看吧!」老婆说:「又借了什么不要脸的东西啊?就知道你喜欢看这个!」

  播放开始,画面呈现的是大城市的高楼大厦,然后推进一个教堂,一对新人正在举行婚礼,神父在问新娘:……你当温柔端庄,顺从你的丈夫,敬爱他、帮助他,唯独与他居住……尽你做妻子的本份到终身,你愿意吗?新娘回答:我愿意!

  在张灯结彩的新房里,两位新人激情相拥之后,新郎为新娘脱衣服,面对镜头一直脱到一丝不挂,文文咬着牙「哎哟……真不害羞!」,新娘来到床上侧身而卧,一支手衬着头摆了一个等待男人的Pose,光着身体正对着我们。
  文文急忙说:「老公不许看!」话音刚落就见那新郎在一件件脱着衣服,将两人衣服扔得满地都是,当脱去最后一条短裤时,只见一条硬挺的阴茎弹了出来!那是一条青筋暴胀中等大小的男人阳具!……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