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云州往事】(09-11)【作者:乱红飞过秋千去】
【云州往事】(09-11)【作者:乱红飞过秋千去】
字数:562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九】

  刘娜拿起手机,在微信里回了点什么。

  陈俊没问,觉得问了尴尬。

  自己也给夏敏发了条短信,说还要在怀陵住一晚上,明天再回家。

  谢天谢地,夏敏没有打电话过来,只是回了下短信。

  刘娜捂着下身进了卫生间冲洗。

  陈俊躺在了床上,感觉跟做梦一样。

  这是陈俊和夏敏恋爱结婚以后第一次跟别的女人做爱,不过心里也谈不上有多内疚,更多的是兴奋和刺激。

  特别刘娜女上位时候那一喷,真让陈俊开了眼,潮吹只在A片里见过,现实中还是第一次见识到。

  正想着,刘娜已经洗完了裹着浴巾出来了,两人这时候反而都有些尴尬了。
  陈俊说了句「我也去洗下」,便进了卫生间。

  出来的时候刘娜已经在另外一张床上躺着了,背对着陈俊,盖着被子。
  陈俊犹豫了一下,还是上了刘娜的床,钻进了被窝。

  刘娜有些害羞的说,「你睡那张床吧」。

  陈俊觉得女人都有意思,做都做了,睡一起都不让。

  陈俊说还是睡这里吧,你看那张床都没法睡了。

  刘娜明白陈俊的意思,那张床上又是精液,又是自己刚才潮吹的水,还染上了些经血。

  陈俊去搂刘娜,发现刘娜内裤已经穿上了,便又去脱。

  刘娜说别别,会把这张床也弄脏的。

  陈俊便停了手。

  刘娜仍然是背对着陈俊的姿势,陈俊便手伸到前面去,一边爱抚她的乳房,一边亲吻她的耳根和脖子。

  不一会儿就听刘娜又轻轻的哼起来。

  刘娜转过身面朝陈俊,轻轻的说到,「真的是个老手啊,说说看,糟蹋过多少良家妇女?」

  陈俊立即很严肃的说,绝对没有,结婚后除夏敏,我没碰过其他女人,我发誓。

  听陈俊这么一说,刘娜还挺开心的,主动上前吻上了陈俊的嘴。

  两人就这么吻着爱抚着对方的身体。

  不一会儿陈俊又硬了,便又去脱刘娜的内裤。

  刘娜没同意,说不要了,毕竟姨妈在身。

  陈俊说刚才不已经都做了吗?刘娜说刚才是没忍住,还是别做了。

  陈俊也明白经期做可能对身体不好,便没再要求。

  两人又亲热了会儿,便搂在一起睡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两人顾不上洗漱又搂在一起亲热了好久,陈俊下面一直是硬硬的。

  刘娜问陈俊是不是真的很想,陈俊说是。

  于是刘娜口手并用,不一会儿陈俊便在刘娜嘴里爆发了。

  第二天陈俊到了家,夏敏倒没起疑,她一直以为陈俊是在怀陵过夜后才回家的。

  陈俊倒也没觉得内疚,相反,倒是有完成一种心愿的感觉。

  晚上两人忙完家务,安安也睡了。

  陈俊注意到夏敏洗完澡穿了件很性感的紫色吊带真丝睡裙。

  对夏敏来说,这就是最直接的暗示了。

  陈俊当然不是傻子,只不过从昨晚到今早,他已经在刘娜那里射了三次了,这时候基本是没什么性冲动的时候。

  但是为了不让夏敏起疑心,而且这几天出门在外,的确也到了交公粮的时候了。

  所以陈俊还是和夏敏做了一次。

  下面的几天里,刘娜和陈俊没有什么特别的联系。

  陈俊其实心里还希望点什么,但是顾虑太多,自己已婚,刘娜已婚,自己还刚提拔了副主任,要是事情败露了,估计这些就都没了。

  刘娜那里也是,自己和宋延龙结婚后,虽然宋那方面不行,但是自己也从没想过会做对不起宋的事情。

  陈俊虽然是自己的领导,也帮过她和宋的大忙,但是也从没想过用上床来报答或是巴结陈俊。

  只是自己对这个陈主任的确是有好感的,又是在那种情况下,所以就情不自禁的做了。

  回家以后自己也一再告诫自己,旅途中发生的事情,就让它留在旅途中,后面跟陈俊,绝对不可以再继续了。

  所以两人从怀陵回来后的头几次见面还有些尴尬,时间久了似乎也没什么了,一切照旧的感觉。

  中秋节的时候,系里搞联欢,刘娜歌唱得好,便安排了一个节目。刘娜穿了件旗袍,细高跟,又把头发盘起来,漂亮极了。陈俊坐在台下都感慨,既庆幸又感慨。庆幸的是这么一个美人,自己好歹和她有过一夜露水情缘;可惜的是也就只有那么一夜,此后也只能望美人兴叹了。

  演出结束后已是很晚,陈俊开车回家。忽然看到路边一个人高跟旗袍在路边走,是刘娜。陈俊摇下车窗,示意刘娜上车,刘娜指了指公交站的方向,说坐公交,陈俊又喊了声「快上车吧」,刘娜上了车。陈俊知道刘娜是住云州科技大学的教工小区,便朝刘娜家的方向开去。

  这一路陈俊也是心猿意马。忍不住还偷偷看了刘娜几次,刘娜也发现了,问陈俊说:「看什么看。」

  陈俊顺水推舟,说你今天真漂亮,唱得也真好听。刘娜开玩笑的说,那平时是不漂亮咯?陈俊立马解释,刘娜笑话他说你堂堂一个系副主任,开个玩笑都当真。陈俊有心无心的说了一句,「那不是在乎你的话嘛。」

  之后两人都陷入了沉默。到了刘娜楼下,陈俊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不请我上去坐坐?」

  刘娜说你想得美。自己独自上了楼,陈俊本来就是玩笑话,无奈的摇摇头,开车走人。

  刘娜上了楼,又有些后悔,其实从刚才上了陈俊的车开始,就想起上次和陈俊在一起的场景,下面就开始一直湿漉漉的,刚才陈俊那话明显不仅仅是玩笑话,自己还是没放开。

  想着想着,刘娜忍不住把手放到了自己下身。

  满脑子都是那晚和陈俊在一起的画面。

  其实自打从怀陵回来以后,刘娜总是情不自禁想着陈俊,自己用手。

  只是这次,从一根手指,到两个手指,到三根手指,刘娜还是觉得空虚。
  想到那晚陈俊在自己的身体里,是那么的充实,那么的有力……刘娜抵挡不住心中的那个声音,拿起了手机,又拨通了陈俊的号码。

  「到家了吗?」

  「还没到,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什么事。」

  陈俊不是也不是傻子了,果断得再次调转车头,重新向刘娜家开过去。
  刘娜开了门,陈俊犹如猛兽一般把刘娜抱着往里屋走。刘娜也一下子被撩拨起来了,紧紧的搂着陈俊的脖子。刘娜那时候还穿演出的旗袍,陈俊顾不上脱刘娜的衣服,撩起旗袍的下摆,粗暴的扯了刘娜的内裤,直接把头埋到了刘娜的裆部。

  宋延龙是不给刘娜口交的,所以陈俊这么一下强势进攻自己的下身,一下子把刘娜点燃了,她抱着陈俊的头,任由他在自己的下体吮吸,舔弄。她甚至忍不住想去掏陈俊的阴茎。两人短暂的分开,最快速度脱光了各自的衣服,又交融到了一起,69的姿势互相给对方口交起来。

  刘娜在上,陈俊在下。刘娜吞吐着陈俊的阴茎,陈俊吮吸着刘娜的阴唇。透过刘娜的裆部,陈俊看到了墙上刘娜的婚纱照。宋延龙穿着中山装,一手插口袋,一手扶着刘娜的腰;刘娜穿着一套大红色旗袍,光彩照人。

  陈俊骑上了刘娜的身,阴茎没有遇到任何阻力,里面已经充分润滑,陈俊高频的抽插,刘娜肆无忌惮的呻吟了,忽然身体一阵紧绷,刘娜推开陈俊,陈俊就看到一股液体的弧线,从刘娜下身喷射而出,落在了床单上,落在了刘娜和宋延龙的床上。

  陈俊把刘娜翻了过来,拍了拍刘娜的屁股,刘娜很顺从的撅起了屁股,支撑起了身体。陈俊伸手从后面握住了刘娜的双乳,阴茎大力的抽插,抬起头便是刘娜和宋延龙的婚纱照。

  陈俊越动越快,很快便到了冲刺的阶段,即使他没说什么,刘娜也感觉到了,凭着仅剩的最后一点理智,刘娜艰难的说到,「别射里面」。

  陈俊射意来袭,猛地再插几下,拔了出来。刘娜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整个趴在了床上。陈俊用手猛地又套弄的了几下阴茎,一股股白色喷射而出,也落到了床单上。

  从高潮中平复,陈俊爱抚着刘娜的后背,才意识到已经很晚了,又不好开口说离开。刘娜也是明事理的人,主动说很晚了,再回去晚了不合适。陈俊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穿上衣服便离开了。

  【十】

  陈俊走了后,刘娜在床上,脑子里一片混乱。虽然两人这是第二次了,刘娜却感觉比第一次事后心里要难受得多,方方面面的原因。想着想着,心里一难受,眼泪竟忍不住流了下来。刘娜这时候很想找个人说说话,想了想,拨通了肖筱的电话。

  肖筱是刘娜的闺蜜,两人从中学起就无话不说。刘娜和她分享了太多的秘密了。有些心里话甚至不能喝老公的说的,刘娜却能和肖筱说。其实在性格上,肖筱和刘娜很不一样。刘娜内敛,肖筱是那种直白爽快型的女孩子。所以刘娜喜欢和肖筱说心事。肖筱可能会毫不客气指出刘娜的问题,但是真的是为了刘娜好。同时肖筱口风又特别严,刘娜从来不担心和她说过的心事,会被肖筱传出去。
  肖筱是在云州的一所大医院当医生。医学院毕业后就结了婚,不过和老公实在是性格合不来,所以一年前离了婚。刘娜总替肖筱可惜,说两人都没什么大毛病,怎么这么轻易就离婚了。肖筱自己倒不以为然,觉得合不来就是合不来,这年头离婚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电话那头肖筱问刘娜,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刘娜话到嗓子口了,又咽了下去。她不是怕肖筱骂她出轨,也不是怕肖筱把这事给传出去,只是她实在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于是随便找了个话题聊了两句,肖筱说累了困了,明天还得早起上班。刘娜说那晚安吧。肖筱说咱们也有些日子没见了,周末一起吃饭逛街。

  第二天上班刘娜就在电梯口遇到了陈俊。刘娜忽然觉得有点慌,比第一次事后两人见面慌多了。刘娜说了声,「陈主任早」,便不知道说啥了。陈俊也只是轻轻的回了句「早」。

  到了周五的刘娜接到了陈俊的电话。陈俊就两句话,第一句,晚上方不方便,刘娜说方便。第二句,还在你家?刘娜迟疑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嗯」。陈俊说「好」,就挂了电话。

  刘娜觉的自己仿佛是着了魔。她根本就没有拒绝陈俊的能力。挂了陈俊的电话后她下面就一直湿着,虽然离上次跟陈俊做还没几天。还没到下班的时间她就早早回了家,收拾了家里,然后等着陈俊。

  陈俊是六点到的,开了门就吻了刘娜,刘娜一边喘息着,一边问陈俊,说你下班不回家,会不会有问题。陈俊说没事,自己自从当上这个副主任后,加班是家常便饭了。边说着就边抱着刘娜往卧室走。

  陈俊待到十点走的。

  陈俊走的时候刘娜甚至没有力气起来送他出门,只能蜷缩在被窝里有气无力的说,「帮我把门关好。」

  她不明白这个男人怎么会有这么旺盛的欲望和体力。

  四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射了三次,而她自己则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

  第一炮还算中规中矩,他在床上完事了。

  后面开始他就是花样频出,在她家的客厅里,厨房里,浴室里,阳台上,总之是各个角落,各种姿势操她。

  每个地方操她到了高潮,然后就把阴茎插在她身体里,两人合体的姿势慢慢走到下一个角落,然后他继续操。

  刘娜想不通他哪来那么多的花样。

  她和宋延龙结婚这么多年了,除了卧室就没在其他地方做过。

  陈俊走了后,刘娜带着浑身的酸痛就迷迷糊糊的睡了。一直睡到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在按门铃,刘娜才又迷迷糊糊的起来,从猫眼里看了一下,是肖筱。
  【十一】

  刘娜开了门,肖筱说,「都几点了,还没起,门铃按了半天也不回复」。刘娜说几点了?肖筱说都九点了。刘娜说才九点,那我继续睡。肖筱说别睡了,快洗一下我们去逛街。刘娜说,太困了,你在客厅先坐会儿,我去卧室再睡会儿。说完迷迷糊糊的又进了卧室。

  刘娜刚躺下,就听到肖筱在客厅尖叫,然后大喊刘娜的名字。刘娜有点恼,又去了客厅,说你干嘛啊,大周末一早到我家又喊又叫的。

  肖筱指着垃圾篓尖叫,「你快说,是谁?」

  刘娜顺着肖筱的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自己也吓了一跳,睡意全无了。垃圾篓一个很明显的一个用过的避孕套。昨晚陈俊主动带了套过来,从头到尾都是用套的。客厅垃圾篓里那是昨晚陈俊第二次和她做的时候,从后面插着她在房间各个角落做,最后在客厅,刘娜跪在沙发上的时候射了,陈俊就随手把套扔客厅的垃圾篓里了。刘娜还没反应过来该怎么回答的时候,肖筱又跑进了刘娜的卧室。刘娜想拦是已经拦不住了。

  卧室的床边地上是刘娜的那件婚礼红色旗袍。

  昨晚在客厅沙发上做第二次的时候,陈俊问刘娜有没有性感一些的内裤,刘娜说没有。

  刘娜说的是实话,她的内裤都是普通的纯棉的,白色粉色之类。

  两人做完后,回卧室躺在床上聊天,陈俊忽然指着床头她和宋延龙的婚照问她,这件旗袍还在不在?能不能穿着做一次。

  这个要求其实很让刘娜吃惊,甚至觉得有点过分。

  但是脑子里想了下那样的场景,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

  那件红色旗袍其实是她的新娘服,拍婚纱时候穿了一次,婚礼宴席上敬酒的时候穿过一次,此后便再也没穿过。

  宋延龙从来不会想到让老婆穿着这样的衣服穿。

  于是刘娜便换上了那件旗袍,跪在床边和陈俊做。完事后自己实在太累了随手一脱就扔床边的地上了。肖筱又踢了一脚卧室的垃圾篓,里面另外两个用过的套子,还有避孕套的包装纸,擦拭的面巾纸,撒了一地。

  肖筱当然知道宋延龙还没回国。肖筱一个劲的问刘娜是谁,刘娜打死不说。
  肖筱说,「那我不问是谁了,我就问你,舒服吗?」

  刘娜知道肖筱的个性,所有问题都不答,她是不会死心的。她也清楚肖筱不会给她乱说,于是答了「舒服」。

  肖筱一手捡起地上的旗袍,一手去捏刘娜的脸,「有你的,连这个都穿上了。大吗?」

  刘娜一时没反应过来,反问到,「你说啥?」

  肖筱又追问了一遍,「你不是说舒服吗?我问你大不大。」

  刘娜用手比划了一下,肖筱挠了挠脑袋,「也不算很大啊。」

  刘娜噗嗤笑了,「但是够硬啊」肖筱和刘娜在这事上聊得这么开不是没有原因的。

  两人从还没破处的时候就交流过这种事情。

  肖筱当时是一上大学就和男友发生了关系,事后就立即拉着刘娜分享了体会,虽然刘娜那时候连男人的手都没牵过。

  当然刘娜初夜过后,即使她自己不主动说,肖筱也拉着她问了一番。

  后来两人都婚了,刘娜在肖筱面前抱怨过宋延龙那事不积极,而且表现也太不行。

  肖筱还开玩笑说把自己老公借给刘娜,说她老公活不错——那时候肖筱还没离婚。

  刘娜终究还是没告诉肖筱,那个留下现场的男人是谁。其他的问题选着回答了一些。扯了会儿,肖筱才认真的对刘娜说,你们家老宋回来前还是断了吧,这种事情被发现就是迟早的问题,没几个男人能受得了这种绿帽子的。

  这话倒是触到了刘娜的痛处。这是她最担心的问题,她自己很清楚,这事如果继续下去,就是纸包不住火。肖筱说,「你不会对他产生了感情了吧」。
  这再次触动了刘娜的痛处。虽然刘娜还不至于爱上陈俊,但是她心底知道,自己心甘情愿的一次又一次和陈俊上床,绝不仅仅因为是性冲动。在内心深处,她是仰慕和喜欢陈俊的。

  见刘娜沉默不语,肖筱也明白的了些什么。她拉着刘娜的手,语气开始变得语重心长。刘娜没说出陈俊的名字,但是大概告诉了肖筱时间线。肖筱对刘娜说,「你也就是老宋走了以后寂寞的,再疯段时间,等老宋回来就和他断了吧,对了,他已婚了吗?」

  刘娜点了点头,肖筱叹了口气,说已婚了也好,不会缠着你不放。只是你们要多一重小心,不仅不能让老宋发现,他也得小心不让他老婆发现。

  听肖筱这么说,刘娜的心倒是紧了一下。这个问题还是她之前没怎么考虑过的。是啊,夏敏本来就是细心的人,她万一发现了陈俊的异常怎么办?

  肖筱打断了刘娜的思绪,催她快点洗漱,出门逛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