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长歌行 - 孤独之旅】(02)【作者:zggdstchlx】
【长歌行 - 孤独之旅】(02)【作者:zggdstchlx】
字数:744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长歌行-孤独之旅】(2)

  时值入秋,羊城还是艳阳高照的酷热天气,但XA却是实打实的秋后季节,一下飞机腾博感觉到飒飒秋风,虽不觉刺骨,但多呆着总是容易冻了着凉。
  现在都已经11点多了,该是今天机场最后一趟活了,大多数司机巴拉着顾客赶紧走。好不容易腾博上了一辆,却让司机再等等人一起拉,老司机一看还以为腾博对XA熟门熟路了「老哥,那等下再拉一人,您这边我算少点」。腾博也不揭穿他,愣是不回应。可接连两三人过来了,刚要上车就被腾博拒绝了,搞的老司机不甚郁闷,感情要砸饭碗啊!

  就在腾博还在疑虑的时候,出口处几个女生风风火火的出来了。这阵势,回头率那是百分之九十九,还有一个是睁眼瞎。只见几个穿着时髦的女生嘻嘻哈哈的出来,婀娜多姿,浓妆淡抹,脂粉扑鼻,窃玉勾香。这不正是飞机上腾博隔壁的那群女生又是谁?

  腾博赶紧催促司机上去咨询要不要拼车,老司机心领神会地看了腾博一眼「感情好呀,老板!」。

  几位女生一到路边,色急的老司机们耷拉着快垂下来的眼珠子,上前讪讪地说:「几位美女坐车吗?是到哪里呀?我这个车是全新的,刚刚更换,车子干净整洁,坐着舒服。您们看要不要做呀。」一个个老司机使出浑身解数,就是希望几个美女坐自己的车。不说赚钱,有几个美女一路为伴,也可以过个眼福。
  几位女生却犯愁了,她们一共7人,每个车最多三人,那还有一人落单,车费贵一点还可以接受,但一个女生半夜坐着陌生人的车没个照应的,总是不那么安全,特别是从司机那色迷迷的眼神里就可以看出猥琐到底的模样就让她们有点心惊。就在踌躇不决时,腾博在的车师傅上前问下:「几位美女有落单的吧?这不刚好我那里也有一个乘客,您们看要不要拼个车,当然车钱算少你们的,这秋天越是入晚,越是伤皮肤,呆久可不好,我也是想赶紧回家了事的」。总归是老司机,虽说自己想回家,但一句伤皮肤却被几个女生无限放大伤害,这不着痕迹就把几个女生心理的担忧给比下去了。但她们又犯浑了,那是谁过去呀,还在大家犹豫不定时,有人自告奋勇了「这里我最大,就我过去吧」。

  「王姐?你?不了不了,要不还是我去吧。」

  「我去吧。」

  几个之前还事不关己的女生纷纷提议自己去,感情这王姐在她们心中分量不小啊。「没事,还是我去吧,我最大,理应照顾好你们,就这样子定了,赶紧的,时间也不早了」。说着她自己走到腾博的车旁边。其他女生见此,也不好坚持,只能听从的上车了。

  王姐看后边已经坐了人,下意识的就走到前座,可前座又放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皱了一下眉头,略加思索后还是走到后座。打开车门,她一下愣住了。
  「这不是刚才飞机上前面的那个男生吗?怎么这么巧?刚在飞机上看到她和那个空姐做那种事,现在又在这里碰到,孽缘啊?!是坐还是不坐呢?」

  腾博也是惊讶的看着她,虽然一开始就计划好让司机和她们拼车,但没想到居然是她过来,原来想着接近其中一两人打听一些消息就差不多了,但现在看来桃花运一来,挡也挡不住。

  看出王姐的犹豫,腾博怕错失良机,赶紧搭话:「您好,您不上车吗?是我哪里让你不舒服吗?要不我到前座去坐」?说完带着浅显的笑容用深邃的眼神看着王姐。

  好一招以退为进,王姐听到这话,才发现自己的失态,赶紧回一句「抱歉,刚刚在想其他事情而已,您坐这里就可以」。心里却七上八下,他的眼神好迷人啊,看的就好像把我看穿了一样,那笑容也是,就像……就像老公当前追求自己时的那种春风得意,好久没有体会到这种如恋爱般的感觉了……

  在迷糊的自己意识里,王姐行如呆木般钻进车厢里。车厢里瞬间充满迷人的香水味,淡淡的薰衣草香味刺激腾博的嗅觉,中间还夹杂着女生自带的体香,更准确的是因成熟但却欲求不满而散发的体香催化剂。

  在飞机上只是匆匆一瞥,现在仔细端详,腾博刚刚才伏兵的下半身又变得蠢蠢欲动。还是黑丝直筒丝质长裤,窄小裤带勒紧了上身的白衬衫,比飞机上多了一条紫色披肩,披肩刚好挡在胸前的两座山峰上,看不清白衬衫里面的风景。但披肩在前后交织处形成V形状,刚好可以看到白衬衫下深深的沟壑,于朦胧深处最诱人。以腾博对美女过目不忘的本领,自带3D绘制出里面3/ 4黑色罩杯所裹着的丰满,看轮廓可见,至少也有D了,因为她身材比较肉,所以这D杯看来是那么的壮观。吊坠下的耳垂半遮半掩在两侧长发处,刚过腋下的长发飘飘逸仙,与偶尔就着灯光闪烁的吊坠形成碧波荡漾垂柳烟的迷人风光。许是害羞所致,虽然穿着长裤,但王姐还是不自觉的微微夹紧双腿,却因为丝质裤容易夹缝,在两股之间形成一个上下交叉的缝隙,在腾博看来,放佛在宣誓底下的无限天地。
  「美女,去哪里?」老司机问道。

  「XX路明德酒店」。

  「巧了,这位帅哥也是去明德,你们还真有缘,夜黑风高的碰巧都坐了我的车,又碰巧还是同一个酒店,不会碰巧还是老乡吧?」

  这话听的王姐脸红羞愧,还真是「老乡」,虽然不知道地方,但都从羊城来,坐同一个航班呢!最最离谱的我还在飞机上看到他和空姐做那苟且之事。原来却是如腾博担忧的,她在飞机上看到了,起先她也没有在意,后来找唇膏时从座位缝隙里就着浅浅的灯光看到腾博把手伸到空姐的位置,一开始也不疑有他,但敏感听觉细腻如她却听到空姐不久后的丝丝隐忍的声音,好奇心诱使她窥视下,结果居然看到两人的激情,到后面空姐的衣服甚至被撸起,所有情节都在王姐的窥视下发生。她惊惊不绝,一惊两人如此大胆,敢在飞机上互慰;二惊在这种情况下窥视的她被发现的担忧。就在她担忧之时,看到头等舱后面的空姐站起来,她不忍两人被发现,才故意咳嗽示警。但之后,腾博回头看她的时候,她心中已经怦然心动,果然是俊俏挺拔的男生,怪不得那空姐都着魔了,如果……如果……如果是我呢?是我能抵抗的了吗?不过估计他也看不上我,人过三十,人老珠黄,身材不再苗条,他肯定看不上我。

  腾博不知她的心思,否则也不会有这么多偶遇邂逅的狗血情节,直接拉到酒店一顿风流不是来的更干脆!「你也是去明德酒店?」腾博终于又开始那套他熟门熟路的搭讪技巧了。

  「是啊,你也是?」。一说出口她就后悔了,人家都说也了,我干嘛还再问,这样不是显得很白痴吗?我究竟怎么了,怎么会在这个小我至少6。7岁的男生勉强扭扭捏捏,什么风浪没见过啊,今天怎么了?难道……难道我真的被他给诱惑了?呸呸,诱惑什么啊,说的自己好像那么廉价……「不是,我是指,我也是」王姐赶紧解释。

  就这样,腾博三寸不烂之舌,问一句,她答三句,一些腾博不好意思问的,她都主动说了。王悦,82年出生,羊城外语外贸毕业,毕业后就开了现在这家服装外贸公司,经营10年有余了,终于略有成绩。今年打算在XA这边扩展西部路线,所以带着几个干将来到这里先踩点踩点,之后一起游玩,也是感谢各位姐妹的努力付出。因为事业心为重,暂时未婚,但也不算雏儿,腾博也不相信她在服装外贸这种行业花花绿绿这些年还能守身如玉。以王悦自己的座右铭说:「男生不过是消遣排解寂寞的工具,钱我自己会赚,何必守着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背叛你的男生呢」?腾博估计以前她也有过狗血的感情伤害,这才闭绝男生进入她的生活。

  难得秋风一阵!王悦的披肩飘荡到腾博脸前,好香的味道啊。女性特有的体香夹杂在朦胧的丝巾里。腾博一把抓取飘荡的披肩,好巧不巧王悦也伸手过来拿,两人的手彼此碰触到一起。王悦害羞的赶紧想要伸回来,腾博哪里肯放,紧紧握住她的小手,虽然年过三十,但岁月在她手上却没有留下多少痕迹,难得的如少女般纤细的手掌,与略微成熟的肉体不成比例,却更加让腾博欢喜。一直压抑在腾博心理的疯狂想法终于被付诸行动,没有任何前奏的,腾博拉她的手,在司机看不到的视线里,直接吻了下去。

  男性温暖的嘴唇带着磨砂的触觉在王悦的手背上来回移动,她在飞机上紧紧压抑的洪流开始有了土崩瓦解的苗头,心中害怕却刺激着,虽然没有结婚,但她以交往为目的而有身体接触的男性却不下10数,服装行业开放的特点也让她接触过很多花样,但却没有一次这样害羞过,即使是大学那辜负她的初恋第一次也未曾如此害羞。于言语行动处却也不排斥。这让腾博更加欣喜,他知道她已经动情,今晚少不了一阵狂风暴雨。

  在车上腾博不敢大意,最终拉着她小手放置在自己裤裆上,王悦终于开始放开了,展现出平时的女王样。不用腾博教她,她自己就来回隔着裤子前后抚弄,嘴角却微微左翘,迷人的黑眼睛看着腾博的脸,再看着他裤裆位置,来回移动。好像再说:「给你摸又怎么样?你又没办法做」。

  仿佛嘲笑般的笑容和眼神让腾博心理只喊:骚。心理却多么希望这20公里路赶紧到尽头。腾博催促师傅赶紧的,老司机虽然看不清后面的情况,经验老到的他却多多少少知道些眉头,这不油门值踩,把其他两辆车抛的远远的。

  终于到了,腾博直接扔了200块不用找,拿了行李拉着王悦的手就去前台办入住。老司机只喊老板今晚给力啊,听得王悦又是脸红一阵。在前台嘀咕下终于开好两间相邻的标间。刚进房门,放下行李,腾博就急不可耐的把王悦的披肩扯开。

  「看你急的,我打个电话告诉我那班姐妹」。说着就要拿出手机。

  「你打你的,我做我的。」说着把她推到床上。偌大一张床,横卧着一个熟透的身体,任哪个男生都难以抗拒。

  「讨厌……」娇笑声刺激腾博的耳朵,她刚要点击号码,腰间的裤带早已经不翼而飞,白衬衫扣子在他粗暴的拉扯下松开了,有一个直接扯坏了。在两手的洗礼下,两座山峰傲然挺立,黑丝蕾丝罩杯惊现于眼,好像山峰随时就要挣脱束缚,山峰之间的乳沟深不见底,嫩滑的肌肤让人垂涎欲滴。腾博扑上去,双手撑开王悦的臂膀,号码拨到一半的她双手就脱离视线,她珍馐的回了句「色狼……」。
  腾博淫笑着说:「让你看看怎么色狼……」。说完,俯下身吻上她的大胸,罩杯掩不住的肉肉部分被他嘴唇不断摩擦着,随后改用舌头舔弄,湿滑的舌头回来的在乳肉上挑逗,有时又隔着蕾丝罩罩拍打,直到她的两座山峰都接受到晨雾的润湿。

  「嗯……痒……痒……好……痒……」

  「嘿嘿,是上面痒?还是这里痒?」说完,腾博的左手松开她的右手,探到她的两股之间,直接摸上那里的沟壑。隔着纱裤,直接就可以摸到隔着底裤的花园形状,略微湿润的气息侵袭着腾博的手掌。

  「上……面……下……面都……嗯……都痒,先不要了……我打个电话……不然她们会怀疑的……嗯……痒……」。腾出右手的王悦终于拨通电话。「敏啊……嗯……是我……王姐……」

  腾博哪里肯放过她,右手来到她左边的胸部,一把握住,好家伙,腾博粗扩的手掌居然还不全,只能在她罩杯前握住顶尖的浑圆,然后,张开牙齿,一把咬住那凸起的红豆。

  「啊……啊啊……嗯……不……疼……」

  「王姐你怎么了?」电话那头传来焦急却悦耳的声音。

  「没……嗯……没事……被蚊子……咬了下……」

  腾博听到她把他比喻成蚊子,瞬间爆发。左手食指中指扣起,直挺挺的在王悦丝裤的中间冲刺进去,可以感受到那底裤的一部分陷入到肉穴之中。

  「啊啊啊……疼……嗯……嗯……」

  「王姐你没事吧?你在哪里?我们过去找你。」

  「没事,我在房间了……嗯……这酒店有蚊子,你们自己小心……嗯……打电话告诉你们我进房间休息了……你们也赶紧休息吧……嗯……嗯……要小心蚊子……就这样了……啊……我要……要休息了……好累……嗯……拜拜。」边说话边紧紧捂住自己,生怕太过招摇被发现了。

  说完,王悦直接挂了电话把手机随手一仍。「你个死鬼……被发现了怎么办……人家打电话怎么可以弄那里……嗯……嗯……」

  「怕什么,被发现了我一起收了……」说完他直接巴拉下那个久违的3/ 4罩罩,那两座山峰完全显示出来,傲人的乳肉完全看不到下垂的痕迹,钟形的饱满上面挺立两颗红透的葡萄,伴随延伸的是熏染红紫的乳晕。

  「悦悦,你的胸好美啊」,说完一头栽进去沟壑里面,摇晃头脑就像要把这两颗大苹果吃掉。继而改用舌头继续挑逗她的葡萄和乳晕。

  「悦悦,我要吃牛奶」,说完直接允吸起来。

  「啊……疼……嗯……痒……不要……不要……不……要……吸了……我又没……嗯……生小孩……嗯……拿来的奶……嗯……好……痒……给我……」
  在王悦娇羞呻吟几分钟后,腾博意识到确实没有奶水,遗憾的转移阵地……把王悦拖拉到床边,一把撤下她的丝裤,好家伙,只见同样是黑丝丝质亵裤裸露出来,不是骚淫的丁字裤,但裤缝之间还是包裹不住洞穴和两边的草丛,条条黝黑弯曲的淫丝暴露在空气中,宣示红杏出墙的诱惑。腾博把她的双脚平撑在台上,自己跪在床前,俨然形成王悦大字张开与床和桌子包裹住腾博的淫荡景观。
  腾博伸出舌头,隔着亵裤舔弄她的蜜穴,早已经湿透的亵裤混杂着两人的汁液。不满足于只是舔弄的他不时的用舌尖顶着亵裤,亵裤在伸力作用下凹陷到山洞里面,刺激着王悦的泉水。

  「嗯……嗯……啊……啊……好……棒啊,你的舌头……好……棒,挺的我……嗯……嗯……再定……嗯……嗯……顶更里面……嗯……好……痒……嗯……痒……给我止痒……痒……要……嗯……」说着她的双手也攀上自己的乳房,抚摸着饱满的浑圆……

  舔弄了5。6分钟,腾博再也受不了,站起来,瞬间脱光自己的身体,壮硕有力的胸肌和臂膀,底下龙头昂首挺胸,狰狞面孔仿佛想要摧毁遇到的一切山峰和洞穴。

  王悦看着腾博至少20多CM的下身,那爆现的青筋在宣示自己的孔武有力。「如果……嗯……如果……这么大的东西塞进去,该是怎么样呢?应该很舒服吧。」王悦想着,下体不自觉的流露更多的泉水。她慢慢退后身体,身体和两腿婀娜的左右前后移动,就像毒蛇般飘逸的移动着,这是一条致命的毒蛇,一条男人爱上就不可自拔的毒蛇,蛇蝎美人不过如此。王悦清楚的知道男人的想法,所以她做出了更加诱惑的动作,左手伸到腰间,轻轻的,慢慢的,褪下那最后的防线,最后再用双腿挪动和床磨蹭的方式,一点一点的,把亵裤退至膝盖。右手食指放到嘴唇边,伸出舌头舔弄食指。眼神如狐狸精般勾住了腾博的身体。熟透的身体和动作,仿佛在说:「快来要了奴家吧……」

  看的腾博直吞口水,他没有心思去细看花丛处究竟有多少泉水,也没有心思去看花丛的茂密程度,也没有心思去看洞穴有多深,更没有心思去拨开两片掩盖的肉片去探索深渊,他想的,只是用他的强壮分身去弥补王悦的洞穴,只是用他的动作去测量深渊的底部。他现在只是这样想,并且也是这么做的。

  扑,确实是扑的,从床边直接扑上去,并且准确无误的,再已经撑开的王悦的双腿间挺了进去。强壮而有力,恰好补充了阴柔而湿润。两人终于结合了,他抱着她的腰身,下身开始挺动,用力,再用力,深的,浅的,前的,后的,啪啪的声音响彻房间,但更大声的是王悦的声音。

  「嗯……好棒……嗯……挺……顶……嗯嗯……嗯……啊……给我……嗯……好棒……终于进来了……好大啊……大……嗯……再用力……顶……嗯……顶到了……嗯……嗯……啊……再来……嗯」

  腾博卖力的抽动,他感觉到王悦的肉壁深邃而幽厂,紧紧的包裹着他的分身,那感觉,就像未经人事的雏儿,但王悦丰富老到的经验却给他身体上更加愉悦的感受,她的双腿开始一字撑开,久而久之,开始勾着自己的腾博的腰部,饱满的臀部时不时的挺动着,在她挺动和腾博的抽动下,两人既节省彼此的体力,又能够更好的结合,特别还是王悦那不绝于耳的声音,刺激着腾博的脑海,让他更加的卖力。

  「嗯……你好棒啊……好久……嗯……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嗯……好深啊……嗯……嗯……啊啊啊……给我……我要你的……你的大……大……给我挺……嗯来……来嘛……再挺……再用力……」

  「大什么……老婆……要我的大什么」

  「讨厌……嗯……人家不说……你……嗯……你知道的……给我……我要……好久没有这么……嗯……嗯……爽了」

  腾博也不坚持让她说出那个词语,毕竟来日方长。「那你叫我,叫人家好听的。我再给你。」说着他的双手用力地捏了王悦的葡萄。

  「嗯……嗯……疼……老公……好老公……不要捏……捏了……疼……疼,捏久了……黑……嗯……嗯再深点……变黑了……嗯……嗯……好老公……再给我深点……」

  腾博继续抽动腰身,两人不知不觉上半身已经紧紧抱在一起,王悦饱满的两座山峰直接接触到腾博的有力胸肌上,摩擦着他的肌肉。两人的手背彼此抱住堆放的后背,王悦的双腿已经夹紧腾博的屁股。腾博渐渐的站起来,将王悦顶到墙边,就用这种姿势继续抽插,不断来回的活塞运动。

  「嗯……这种姿势好……好……棒……嗯……你的身体……嗯……真强壮……嗯……老公……继续……继续……深一点……嗯……深一点……再用力……好棒……好爽……」

  这种姿势4。5分钟后,估计体力不支,腾博把王悦抱到桌子上,让她左脚着地,右腿抬高,侧身正前方进入,嘴唇也攀上了王悦的耳朵,在她耳边间接吻着,呼气吹起挑逗。吊坠在腾博的嘴唇边发出交织的叮叮声,而王悦的耳朵却被刺激着。身下暖流更是刺激着源源不断流出,湿润了两人的私处。

  「老老公……不要……不……不要弄人家的耳朵……嗯……痒……痒……」
  腾博却是没有听到一般,继续挑逗,因为她发现,稍微弄一下她耳朵,下面居然洪水决堤一般,如果不是自己下身塞到里面顶着,估计早就流满地你,而洪水在堤坝里面灌溉着他的下身,滑滑湿湿暖暖的,与她穴壁的紧紧压迫感让腾博欲罢不能。他加强了抽插力度和频次,因为他感觉自己已经快到决堤的边缘了,而王悦明细也是。

  感觉到这点的王悦更加的兴奋:「好老公……给我……嗯……再大力……嗯……再深一点……嗯……嗯……再给我……嗯……好深……顶到花肉了……嗯……顶到了……棒……棒……哒……嗯……给我……嗯……嗯……嗯……我要……我要……来了……老公……不要在里面……嗯……今天危险……嗯……以后让你……嗯让你都……以后让你……在里面……嗯……来了」花园就像决堤一样,千军万马崩溃而出。

  腾博也感觉到了,直接拔了出来,马头一松动,道道利箭如离弦的弩箭一般,从王悦的股间,射落到她的腰部,她的两座山峰,她的娇媚的嘴唇,从她脸蛋,她的眉眼,她的长发,甚至的头顶枕头,激流20多股后,终于偃旗息鼓。而王悦下方的被套,已经湿答答一大片,她的花丛,她的屁股,她的大腿,她的膝盖,她的脚丫子,她的脚趾头都沾满了自己的花园蜜汁。

  腾博看着王悦嘴唇轻舔那白色的精华液,突然龙头又开始180度挺立。
  「年轻真好,着么快……老公……我先去冲洗一下吧」说着站起来走到洗手间,末了回头勾魂般看了他一眼,就进去了。

  腾博看着自己的下身,说「老婆……我也脏了……一起洗洗吧」。说完,朝着洗手间走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